分享家猫咪

“换一条小路,我们先回去。”卫月舞的目光扫过那几位小姐匆匆而去的方向,淡淡的道,那个方向应当是两位公主住的院子的方位。

想不到四公主发作的居然这么快。

但是不管那边发生了什么事,她现在的这种样子,都不应当参合进去。

“是!”画末应下,扶着卫月舞转了另一条小道,她们的院子原就靠近后门处,找的小路也是偏僻靠院墙的,那些小姐们匆匆而去的方向,又是梅花庵的中心位置,基本上不可能遇到其他人。

卫月舞回到院子,就把燕风也叫了出来,吩咐了他几句后,把他和金铃一起打发了出!

三公主既然那么闲的算计自己,那自己也下一着闲棋吧……

卫月舞在书非和画末的服侍下重新梳洗一番。

她的身体原就未好,这会虽然退了烧,但依然虚软的很,稍稍用了点晚膳,看看时辰不早,便早早的上了床休息。

“小姐,奴婢回来了。”头才落到枕上,就听得金铃的声音。

睁开眼,让书非扶着她半坐起来,又披了件衣裳,才问道:“两位公主闹起来了?”

“小姐,您还真猜对了,不过不是两位公主直接闹起来了,起因是两位公主身边的伴读的两位小姐,不知道是谁踩了谁的衣角,然后就在两位公主的院门口吵了起来,之后几位伴读的小姐一起闹的很厉害,还惊动了太子殿下和四皇子。”

金铃禀报道。

美丽的蕾丝情结

卫月舞略微沉凝了一下,脸上露出一丝笑意,皇宫里长大的人果然不容小窥,既便是四公主看起来脾气火暴的人,也懂得迂回的和三公主闹事。

所以,现在这种情况是打群架了?

“后来,怎么处置的?”卫月舞问道。

“奴婢过去的时候,那几位小姐还在争吵,有两位小姐不知道是自己摔的还是被推的,坐在地上哭,乱成一团,围观的小姐们过来又是劝,又是扶的,乱成一团,三公主和四公主都是一脸气恼的样子。”

“待得后来太子殿下问清楚了事由,就把三公主身边的几个伴读训斥了一顿,三公主也罚她们回去抄写女诫、女则。”

所以说这次三公主输了!被四公主打了个措手不及。

“现在呢?”卫月舞看了看窗外的天色,沉吟了一下,略微抬头,“是不是还有其他的事?”

这时候外面的天己经暗了下来,金铃过去己经有一段时间了。

自己的那着闲棋,或者也奏效了。

“是的,又出了一件意外的事。”金铃佩服的看着卫月舞,一个劲的点头,“原本这事三公主的人先闹出来的,太子殿下既然罚了三公主的伴读,三公主自己也表示会教训那几位小姐的,事情就算是过了,可是想不到这时候三公主边上的厢房里冲出一个被打的血迹斑斑的宫女。”

果然,自己猜的不错,三公主的大度从容都是做给别人看的,卫秋芙的事,她岂能吃这样一个暗亏。

接过画末递过来的热水,低下眼眸,稍稍喝了一口,漫不经心的问道:“三公主一向宽厚待人,与人为善,这个被打的宫女,又是怎么回事?”

“是啊,大家都这样想的,所以所有人看到这个宫女都蒙了,而且许多小姐都眼尖的发现,这个宫女就是三公主身边的宫女。”金铃想起当时三公主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神色,就笑了起来。

对于这位一直算计自家小姐的三公主,金铃没有半点好感,看到她落到这种地步,当然觉得要拍手叫好。

“这事后来又怎么处理的?”卫月舞脸上也露出了一丝笑容,她让燕风去三公主的院子找找看,如果看到被拘起来的宫女,就偷偷把她也放了,这会放的可不正是时候,热闹凑到一起,看热闹的人就更多了。

“那宫女跌跌撞撞的出来,跪到了三公主面前,一个劲的求饶,说她真的什么也不知道,求三公主饶命。”只要一想到当时的场景,金铃就觉得想笑。

自家小姐果然是神机妙算,虽然人没到场,却把个假惺惺的三公主弄的连话也说不出来。

卫月舞身子往后一靠,细眯起眼眸,唇角微勾,这个宫女倒也是个聪慧的,知道三公主不可能在大庭广众之下把她怎么样。

“三公主是不是说这事她不太清楚,然后拉了人抵罪?”卫月舞可以想象得出三公主立时变得委屈的眼神,况且这事说起来文天耀那边也应当是知情的。

“是的,三公主脸色先是青一阵,白一阵,然后哭了起来,委屈的表示这事她不清楚,让人叫了管事的嬷嬷来问过后,才知道这事是真的只是管事嬷嬷自作主张做的,太子殿下让人把管事嬷嬷打了一顿后,连夜给赶下山去,说是永不录用。”

金铃回道。

卫月舞不禁笑了,所以说,三公主身边的心腹又少了一个了!

这对三公主来说,可真不是什么好消息……

“金铃,你一会带着书非她们,把我们的行礼整理一下,我们应当快下山回府了。”收回思绪,卫月舞身子往后一靠,抬上抬手道。

“这么快?不是是要住一段时间,好好赏赏梅花的吗?”金铃愕然的问道,她早打听过了,说还要再住个十天半月的。

“应当就是这一,两天吧!”卫月舞摇了摇头,山上事发连连,现在连一向在人前端庄大度的三公主,都出了事,这宴会再继续下去还有什么意思。

果然,第二天中午的时候,卫月舞就接到了可以自行回家的消息。

而在接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三公主和四公主己是早早的随着太子殿下和三皇子、四皇子一起下了山。

卫月舞的行装早己经收拾好,便直接带了人,上了自家的马车,缓缓的向山下行去。

抢在那些乱成一团的小姐们的前面,也免得和她们挤在了一起。

卫月舞自己上山的时候,是带了一辆马车过来的,后来太夫人送了几个人过来的时候,华阳侯府又派出了两辆小的马车,一辆归卫月舞手下的人用,另一辆则是给了卫秋芙的人。

停车场就在梅花庵的东门外的一块大的空地上,这会马车几乎全部停满了,除了皇家的人,那些小姐们应变不瑕,这时候都还没来得及走。

看到卫月舞一行人出来,马车夫马上恭敬的行礼,卫月舞点点头,扶着金铃的手,要上前面的大马车。

“六小姐,方才四小姐还在这里,看到奴才还问奴才六小姐什么时候走。”马车夫老李在一边道。

卫月舞的身子顿了顿,但依旧上了马车,金铃也跟着跳上了马车。

“什么时候的事情?”隔着稍稍挂落下来的车帘,卫月舞柔声问道。

“就是方才,四小姐说她有急事,就不等六小姐了,所以带着人先行一步,让六小姐快点跟上去。”老李抓了抓头发,疑惑的答道,四小姐有什么急事,急的连稍稍等一会六小姐都来不及,自己明明己经告诉她,六小姐马上就要出来了。

“所以,四姐是知道我要马上下山的。”卫月舞看了看停车场,停车场上的马车虽然多,但很安静,除了自己这一队人马,再看不到其他人,眼中不由的闪过一丝幽冷。

“是的,四小姐方才还问了两遍。”老李不知道四小姐是什么意思,但还是有一句说一句。

“好吧,我们也下山吧!”卫月舞点点头,金铃放下了车帘,后面小的马车上,书非和画末带着行礼也上了马车,马车夫的鞭子一扬,两辆马车一前一后的从梅花庵转出来,向山路下行驶而去。

梅花庵久负胜名,来往的人不少,这条山路修的还算平稳,宽大,卫月舞这一路下来,几乎都没什么大的弯口,平平坦坦,马车行驶的也不快不慢,速度正好,可是一路行来,居然没追上卫秋芙的马车,甚至连看也没看到卫秋芙马车的背影。

连金铃也不由的疑惑起来:“小姐,四小姐真的有急事要下山?难道太夫人有什么急事找四小姐?”

“太夫人不会有事找她的。”卫月舞摇了摇头,目光落在微微扬起的车帘上,神色之间淡冷,卫秋芙又岂是一个随便问话的人,同样的话问了两遍,是在确定什么吗?而这一路上过来几乎都是平坦的路。

“这下面,应当还有一个急转的弯口吧,我记得上一次那位谢翰林,就是这么冲下来的吧……”卫月舞顿了顿,眼眸处一片微冷。

金铃先是不明白卫月舞说的是什么,但立既醒悟过来,蓦的瞪大了眼睛。

“那个路口谢翰林知道,她当然也知道!”卫月舞细细的摩挲着自己的手指,淡淡的道:“跟马车夫说一声,到了那个转口的地方,先停一下,不要驶过去。”

“是,奴婢知道。”金铃这时候己明白过来,连连点头,应下之后掀开车帘,探出身子,对着外面的老李轻轻的叮嘱了几句。

老李那边自不敢怠慢,马车驶的越发的小心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