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恋直播网

秦隽心中忽然颤了一下,手下的力道也不由松了下来。

获得喘气机会的晚灵不断的喘着大气,可嘴还是不停,冷笑道:“即便少主活着又如何,你是怕少主还找你复仇吗?还是,你以为,她还会喜欢你?”

秦隽掐着晚灵喉咙的手缓缓的放了下来,似乎真的在认真思考着晚灵的话。

他怕怀风找他复仇吗他怕,也不怕。

他似乎思索了良久,最终缓缓说道:“她,只能喜欢朕。无论是生,还是死。就算是死了,就只能留在朕身边。”他冷厉的眸子看向晚灵,“她,只能是朕的。”

怀风,只能是他的。

从他第一次见到她的那一眼,这句话就已经深深的刻入了他的心底。

即便是怀疑她,哪怕是她想背叛自己,他也不曾想过要杀了她。他只是想断了她的翅膀,把她的翎羽亲手拔掉然后永远留在自己身边

如此,罢了

只是,他从来没想过,他所喜欢的楚怀风,正是那个指点江山,傲骨凛然,谈笑生辉的人,而非被他剪去了羽翼,鲜血淋漓落魄不堪的模样。

看着这样的秦隽,晚灵的心中第一次对他升出一种恐惧到了极点的害怕。

她第一次发现,原来一个人可以矛盾到这种地步。

国术服的鱼骨辫三无妹子

她能感觉到这个男人对少主的感情,可这种感情却伴随着无数的血腥和猜忌。

而九王爷,虽然也对少主十分强烈的占有欲,可做的事,却与这个男人截然相反。这个时候,晚灵多庆幸,这一世的少主遇到的人,是九王爷,一个将她放在心坎儿里的男人。

希望少主永远不会落在这个男人的手上

上官依人看着面前几乎浑身浴血的男人,眸光幽深的好似一汪深泉,这个人,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破了她的三关五阵,活着走出来的人。

看着明明已经快昏厥过去,可还是艰难的支撑起自己身子的男人,上官依人莫名的心中竟然生出一种感动来。

萧世宁身上几乎是血,而脸上那些血污,为本就俊美到了极致的容貌更增添了几分妖娆的魅惑,宛如地狱里盛开的血莲,蛊惑着人心。

那些阵法机关虽然他能破,可他的武功却根本躲不过去,仍然中了不少的陷阱,如果不是他武艺精进迅速,恐怕已经命丧其中。

萧世宁咬着牙,终于站了起来,宛若来时一样,盛气逼人。

他盯着上官依人一字一句的说道:“带我,去见她。”

而他刚说出这句话,嘴里立即涌出一阵鲜血,顺着他的嘴角流下,濡湿了他的衣襟也毫不在意。好像他根本没有感觉到似的。

见上官依人只是看着他没有说话,萧世宁再沉声重复了一遍,“带,我,去,见,她。”

而她字还没落地,一阵鲜血又顺着他的嘴流了出来,但这五个字,就像是支撑着他的信念。让他无视了周遭所有的一切,包括自己所受的伤。

上官依人眉目微凛,隐下一丝什么,旋即转身,淡声道:“你若是能够跟上我,你就能见到他。”

以他目前的身体,要撑着跟她走到水牢,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虽然她已经答应过他,可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想这么说。

看见上官依人渐行渐远的背影,萧世宁伸手点了两个身上的大血,止住了血。如果思思看到他身上的血,一定会担心的所以他不能让她看见

萧世宁抬手胡乱的擦了擦脸上的血,便迈着步子艰难的跟在了上官依人的身后,那每一个步子,似乎都在用着他浑身的力气。

在前面走着的上官依人余光往后斜看了一眼萧世宁的步子,眸光暗敛,自己的脚步也不由自主的放慢了一点。

楚怀风被铐在铁链上的手忽然动了动,旋即睁开了眸子,而一入眼的,却是一幕她永生难忘的画面。

“思思。”

水牢门口,那个男人几乎浑身都是血,怔怔的看着她,眼里满是心疼和悔恨。他脸上的血好像被擦了,但依稀能够猜到之前是什么模样,五官都被血污掩的有些模糊,可轮廓依旧完美的令人惊叹。

这是楚怀风第一次见到萧世宁这般狼狈的模样,而这狼狈的竟让她心中有些微微的发酸,不自觉的开口,“萧世宁。”

在后面的上官依人登时一愣,她好像知道为什么萧世宁不让她叫他的名字了,是因为,这是这个人的独有的称呼吧。

听到楚怀风叫他,萧世宁眼中陡然升起了一丝光亮。旋即也不顾自己身上的伤,直接想要下水去到楚怀风的面前把她解救出来。

可他一脚刚下水,就被上官依人拉扯了回来,冷声道:“你不要命了吗?!”

萧世宁本就身负重伤,被这样一拉扯,整个人都差点踉跄倒地。

楚怀风心中一紧,“萧世宁!”

萧世宁站稳,冷眼盯着上官依人,那眼中的阴鸷宛若阴凉的兵刃贴上了她的肌肤,声音嘶哑,“她在叫我,你没听见吗?”

上官依人陡然从背脊生出一股寒意,可一见到萧世宁又要下水,又一把将他拉了回来。

萧世宁被上官依人扣住了肩膀,以他现在的身体根本无法动弹,“本王已经完成了你的赌约,放了她。”

楚怀风眸光一凛,声音冰凉彻骨:“他身上有伤,你对他做了什么!”

上官依人只是笑了笑,没有回答楚怀风的话,而是看向了萧世宁,“九王爷,本寨主可只说过,要是你过了三关五阵,咱俩之前的恩怨一笔勾销,也带你来见他,可没说过放了她。”

上官依人顿了一下,嘴角浮现出一抹算计,继续说道:“不过,想本寨主放了你的小相公,也不是不可能。”

“条件。”萧世宁直接道。

上官依人突然笑了起来,“爽快!”而后缓缓道:“九王爷可知道,实际上,那三关五阵,本寨主是给谁准备的?”上官依人自然不会以为萧世宁会回答她,继续道:“是给我未来夫君准备的。既然九王爷这么恰逢其时的破了本寨主的招亲条件,不如,就从了本寨主,当一当这压寨夫君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