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源app

“真得不可能?”杨天问道。

“绝对不可能!”刘浩杰斩钉截铁道。

“那好,你这双腿,就一直废着吧,”杨天耸了耸肩,一脸无所谓地道,“哦对了,我可以告诉你,除了我,没人能让你的腿恢复知觉。不信,你可以去各大医院试试。不过……等你到时候知道结果、绝望透顶的时候,你恐怕也再也找不到我了。”

刘浩杰顿时一僵,整个人都呆住了。

双腿……就这样废下去?

永远无法恢复知觉?

这……这不就是瘫痪了吗?

这也太恐怖了吧!

若是换个人、对他说这种话,刘浩杰多半会以为对方是在胡说八道、危言耸听。

可,此刻的刘浩杰刚刚经历了杨天的飞针折磨,对于杨天这家伙的邪门可是深有体会了。现在听到这话,自然也不敢置若罔闻了。

所以他一下子就紧张起来,道:“喂喂喂,你不能这样!你……你知道我是谁吗?我可是流云地产老板刘云天的侄子!你敢这样对我,你绝对会死得很惨!”

这话一出……周围倒是响起一阵惊呼。

清纯美女白T恤盛夏靓丽美图

“我去……原来这人是刘云天的亲戚啊?”

“就是那个天海市有名的地产富商?天哪,这家伙居然是他侄子?这下可麻烦了。”

“是啊,这刘云天可是天海市一号不小的人物啊。这一家人要是得罪了刘云天的侄子,恐怕会不好过啊。”

“那是肯定啊,刘云天可是天海市地产界赫赫有名的大亨啊,哪里是一般人能招惹得起的?”

……众人议论纷纷。

没办法,刘云天在整个天海市都算是挺有名的人物了。

他手下并没有什么商业集团,只有一家房地产公司——流云地产。

可,就靠着这一家公司,他的资产就能达到和一般的大家族相当的程度!虽然比起韩家、洛家那样的一线家族要差一个档次,但也绝对是一个数量级的了。

以一家公司,能望到那些大家族集团的项背,可见这流云地产有多厉害!

这样的人物,当然不是一般人能惹得起的。

所以……众人看向杨天、王梅和姜婉儿的目光,都多了一份怜悯与悲叹,寻思着这一家人要遭殃了。

刘浩杰听到众人这些议论,也是一阵飘飘然,心中更又底气了,脸上的傲气也恢复了几分。

然而……

当他有些戏谑地朝着杨天看去,想看看这家伙被自己三叔的名号给吓成什么样子的时候……却发现——杨天的神情并没有太大波动,甚至……还笑了!

“你……你笑什么?”刘浩杰心里一惊,道。

杨天微微一笑,道:“我在想,你拿不出这一百万,你这位叔叔,应该拿得出来吧。”

刘浩杰顿时一僵,一脸懵逼,看着杨天道:“你……你这人怕不是个傻子吧!我三叔要是来了,还能有你好果子吃?你还想要钱?”

“没错,我就想要钱,”杨天道,“你现在就给他打电话吧。我倒想看看,他能给我什么好果子吃。”

看着杨天这么淡定,刘浩杰心中也是诧异异常。

不过以眼下的场面,也没有别的选择了。

所以刘浩杰冷哼一声,道:“打就打!我三叔还能怕你不成?”

说着,他便有些艰难地从衣服口袋里掏出手机,找到三叔刘云天的电话,拨了过去。

很快,电话接通。

“喂?”刘云天的声音传来。

“喂,三叔,是我,浩杰,”刘浩杰说道。

“哦,浩杰啊,怎么了,找我有什么事吗?”刘云天道。

“三叔,我被人给碰瓷了!”刘浩杰很是气愤地说道,“这人要我给一百万,才肯放我走。三叔你快过来救救我吧!”

“什么?一百万?谁啊!谁有这么大的胆子!”刘云天一下子紧张起来。说到一半,忽然又想起了什么,道:“诶!等等……现在是什么个情况?他们把你给绑架了?”

“没有,我现在就在大马路上呢!这人很能打,还把我双腿给弄得失去知觉了,我跑不掉。不过……他应该不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把我怎么样。”刘浩杰道,“三叔你快来吧!我在清源路这边。”

“把你双腿给弄瘫痪了?我的天……什么人啊,这么丧心病狂?”刘云天惊讶道,“行,我马上过来。你也别挂电话,给我把具体情况说一下。我一边跑路一边听。”

“呃……好!”刘浩杰道。

然后他就把事情给简要地说了一遍。

当然,他连“碰瓷”这种话都说的出来,此刻陈述的时候,自然不会站在什么公正的角度上来讲。

一番添油加醋之下,他将自己那些嚣张过分的表现部省略掉了,然后还将杨天几人描述成刻意碰瓷来恶钱的恶霸,说得好像都是杨天他们的错一样。

这番话一出,刘云天听得气愤不已,而现场的围观群众们,以及王梅和姜婉儿,也是听得气愤不已。

不过,这两边的气愤,可不是一种气愤!

现场的人都知道刚刚的情况,自然也知道这刘浩杰分明就是在胡说八道。

大家都忍不住腹诽——这人脸怎么这么厚?连黑的都能说成白的,还脸不红心不跳的!简直是恬不知耻、臭不要脸!

然而……

刘浩杰既然说得出这种话,自然也不会在意众人的目光。

他很清楚,相对于这些路人,三叔肯定更会相信自己。

只要三叔信了自己,那这些家伙怎么看,又有什么影响呢?

于是……刘浩杰继续添油加醋。尤其是将杨天折磨他的“罪行”重点陈述给刘云天听。

刘云天本身也不知道真实情况,此刻听到自己的侄子说被白白成那样,自然也是气愤不已,立马放出狠话,说要把这个欺负自己侄儿的家伙狠狠教训一顿!

刘浩杰听到这话,心中便是一喜,心想这小子肯定死定了。

“对,三叔,一定要把这小子狠狠教训一顿!哦对了,他叫杨天,这名字我可记住了,绝不会让他跑掉!”刘浩杰愤愤说道。

可这时……电话那头的刘云天却是微微一顿,沉默了数秒,然后,道:“他……叫……杨天?”

“是啊,就叫杨天,”刘浩杰道,“怎么了,三叔?”

“嘶……”刘云天似乎倒吸了一口凉气。而后……道:“你刚刚说,你现在是跪在他面前,是吧。”

“呃……对啊。都是这家伙搞的,我双腿已经失去知觉,只能跪在这里,动弹不得。”刘浩杰继续诉苦道。

“那你特么就继续跪着!给我跪端正了!我马上过来!啪——”

电话挂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