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视频免费

同样做好准备的还有潜伏在距离县城外200多米野地里的狙击手们,在唐城亲自指挥的精锐部队里,狙击手的装备和待遇是最好的,他们不但每个人都有一只手表,而且西胜沟所有购买或缴获来的望远镜,大部分都配发给了狙击手使用。200多米的距离对狙击步枪来说不算什么,可要是用三八步枪射击,这准头就没有那么好了,所以赵志不光是在这里放了一队使用三八步枪的狙击手,还布置了一队使用日式狙击步枪的狙击手防备着城楼上的机枪和迫击炮。

“滴滴滴 滴滴滴”在赵铁锤忙着往三八步枪里压子弹的时候,一直盯着手表的韩虎子吹响了哨子,攻击的时间终于到了。赵铁锤手下的炮兵们早就准备好了,两颗掷弹筒*“通”“通”的打了出去,只不过他们打出的掷弹筒*没有打上城墙,而是落在了城门外的空地上,倒是把日伪军设置在城门外的拒马路障炸了个稀烂。

“八路兄弟,你们的炮打的不这么样呀,离着老子的裤裆还远着呢。”见城外打来的掷弹筒*毫无准头,原本还处于慌乱中惊慌失措的日伪军们来了精神,更有一个长的麻杆似的皇协军站在城门上向下撒尿,并且还不停的高声叫骂。“啪”的一声枪响,高声喊叫着的麻杆惨叫一声捂着自己的裤裆倒栽下了城墙,从城外射来那颗子弹正正的击中了他撒尿的物件,即便是这小子以后能活了命,怕是以后也只能是个当太监的料了。

枪声就是信号,城外射来的子弹突然密集了起来,几个站在城楼子上的日伪军惨叫着倒在了地上。“哒哒哒 哒哒哒”城门楼子上的日军机枪手不管不顾的朝城门外倾斜着弹雨,他们根本就不知道城外的子弹是从哪里射来的,只是凭着自己的判断朝着可疑的地方射击,期望能击中隐藏在可疑地点里的袭击者。“山木,山木,在那边,袭击者在那里。”机枪手山木身边的副射手突然指着城外大道旁的一个土包喊了起来,他亲眼看着一支步枪缩回到了土包后面。

“去死吧”山木调转了枪口朝着那土包拼命的开火,炙热的子弹将那土包直接削去了一半,连续的射击都已经让枪管烫手了,被枪烟熏的一脸乌黑的山木这才停了手。“啪”刚举起望远镜想要观察射击情况的山木一头趴在了机枪上,一颗从城外射来的子弹已经击穿了他手中望远镜的镜片之后又击中了他的眼球,等着山木的副射手将山木翻过身之后,带着血腥味的*已经从他那破碎的眼眶里喷溅了一地,连机枪的*上都是温热的*和血迹。

不光是山木,城楼上另一个日军的机枪射手也被城外射来的子弹击中了脖子,被子弹撕扯的像小孩嘴一样的伤口此刻正不停的喷溅着浓稠的血浆,把他身前的机枪和城墙垛口上喷溅的都是热腾腾的血浆。主射手被子弹击中了,自然是副射手补上,可是还没等接过机枪的副射手打出几颗子弹,就又被城外射来的子弹给击倒了。

城墙上的机枪停了,城外密集的子弹也稀疏了不少,渐渐的,守在城楼上的日伪军就发现,只要他们不探出身子从垛口向外面射击,城外的土八路就不主动朝他们射击。听见枪声带着两门迫击炮赶来城楼上支援的冈本武也有些摸不清头脑,看城外的这架势,这是和自己闹着玩呢,要不怎么打一枪停一会,打一枚掷弹筒*也停一会呢?

冈本武悄悄借助垛口的掩护用望远镜向城外看了看,依照他的经验,城外大道旁边的那些土堆子应该就是土八路们藏身的地方,要不然子弹也打不到城门楼子上。“准备,迫击炮攻击。”冈本武咬着牙命令炮兵立即开炮,炮击的目标就是城外的那些土堆子,虽说他从望远镜里看不见那些土八路的踪影,可也不能任由这些家伙这样戏弄帝国军人。

从城门楼子上打来的炮弹“轰”“轰”的炸个不停,把城外的那些土堆几乎都推平了。“集中火力,给我把城楼上的迫击炮干掉。”趴伏在干河沟里的赵铁锤有些担心的用望远镜观察者潜伏在前面的狙击手,日军从城楼上打来的炮弹压的狙击手们根本就抬不起头,虽说赵铁锤知道狙击手们都在掩体里挖了防炮洞,可是他心里始终还是有些担心,生怕这些家伙被炮弹给伤着了,这些家伙可都是自家老板的宝贝疙瘩。

“通”“通”赵铁锤手下的炮兵们早已经锁定了城墙上日军迫击炮的位置,只不过眨眼的功夫就打出去了十几发掷弹筒*过去。掷弹筒*比不得*的杀伤力,可是架不住他们打出去的*数量多,不停打上城墙的掷弹筒*爆炸后的弹片像飓风一样席卷了日伪军所待的那段城墙,爆炸的气浪把无处藏身的日伪军们像稻草人一样摔的七荤八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