茄子直播的短视频

*** 顾乔乔想通了,这些家属们,好的就来往,不好的就淡着。

毕竟她也没有想过将自己圈起来。

和任何人都不来往。

但是,却也不会再有上辈子的那些难堪了。

就和这辈子她在帝都发生的那些事一样,她得到的都是自己想要的结果。

顾乔乔想到这里,却想起了一件事,她忘了告诉秦以泽楚蓝来看她的事儿了。

于是,顾乔乔走到了门外。

此时的秦以泽气定神闲的坐在板凳上,拿着斧子准确的劈向了一个又一个的木柴。

其实这个场景和他清俊的模样一点都不搭调。

可是偏偏他就做的云淡风轻,毫不违和。

顾乔乔心里坏坏的想,如果被秦母知道了她的儿子在做这种事,会不会哭呢。

她蹲下来,将那些劈好的细柴火码好,然后和秦以泽,“前天楚蓝和朱晓红来了,是看看我。”

玉背甜胸的姑娘

秦以泽的动作依然有条不紊,不过却抬眸看了一下顾乔乔。

问,“看到你了吗?”

顾乔乔眨眨眼,“当然看到了。”

秦以泽放下了斧子,斜睨了一眼顾乔乔,平静的问,“你想表达什么?”

“就是告诉你一声啊,那楚蓝是你的同学,还以后有时间还来找我玩。”

“实话。”秦以泽的声音很轻,但是却似乎忽然带上了一抹压迫感。

眉头也微不可查的蹙起。

他不大喜欢顾乔乔这试探的态度。

她想什么话,他一清二楚。

所以,他更希望顾乔乔心里有了什么疑问,可以直接问他。

顾乔乔身子一缩,这个秦以泽一旦冷脸,是会让人心里发寒的。

不过既然他想听实话,她就实话好了。

“楚蓝喜欢你,她来这里是为了你,对吧?”

“那朱晓红呢?”秦以泽眉头微挑。

“她?”顾乔乔微微一笑,“我不确定,我能确定的只有楚蓝。”

“然后呢?”

“自然是要防备啊,而且,我告诉你,她要是敢惹我,我绝对不会放过她的,我可不管她是不是你的战友,你的同学!”顾乔乔似笑非笑道。

“为什么要防备?”秦以泽平静的问道。

“因为对于你的那些爱慕者,我绝对会报以一万分的警惕之心。”顾乔乔的脸绷着,很是认真的道。

秦以泽的眉目缓缓的舒展,这话竟然成功的取悦了他,他的薄唇勾起了一个好看的弧度,看着蹲在对面一本正经的丫头,星眸划过一道潋滟的波光。

于是,他又伸手了。

不过用的是食指,然后点在了顾乔乔光洁的额头上,稍稍一用力。

毫无防备的顾乔乔跌坐在了地上。

随后,秦以泽站起身子,居高临下的看着目瞪呆的顾乔乔,声音里带着微不可查的笑意,“你高兴就好。”

完,在不管顾乔乔气呼呼的瞪着眼睛的样子,而是大步流星的朝着院子的大门走去。

到了门,看了一眼外面的马路,回眸对着顾乔乔,“车来了。”

顾乔乔气呼呼的瞪着眼睛,当她是不倒翁啊。

哼!

真是幼稚!

什么秦以泽,什么指导员,干脆叫秦幼稚好了。

可是车也确实真的来了。

顾乔乔忙从地上坐起来,揉了揉臀部,看着秦以泽已经坐进了车里,她连忙进屋拿着旅行锁好房门和院子的大门。

然后也上了车。

开车的是陆飞,顾乔乔笑着和他打招呼。

而秦以泽却恢复了往日的清冷,似乎刚才那个用手指将她推倒的人不是他,而是她的错觉。

意外的,陆飞也很老实,完没有和她单独在一起时候的喋喋不休。

于是,一路沉默的进了这个的边城。

没什么变化,和记忆里的差不多。

因为所以买东西的地方都在一起。

这里也是县城的中心。

是国有的副食商店。

而这里还有几家新开的饭店,临近中午,生意很是不错的样子。

毕竟这里的资源是极其丰富的,所以那些被称为老客的人,都汇聚在这里,然后将这里的木材运出去,赚取丰厚的差价。

所以这些人,都有钱。

这些饭店也就应运而生。

所以,连带着副食商店,也多了许多议价的肉和蔬菜。

而今天正巧是进猪肉的日子。

很快的,一些蔬菜就装满了顾乔乔拿来的子。

里面还有黄花菜和木耳还有干蘑菇。

另外顾乔乔买了三十斤猪肉,请客当然吃不了这些,家里也没有冰箱,不过可以做成酱咸肉,每次炒菜放几片,也是很香的。

所以顾乔乔格外的买了一子的大粒盐。

需要的东西都买好了,一直在一旁沉默不语的秦以泽轻松的拿起了子,而陆飞也拎着那一大块猪肉出了副食商店的门。

马上要中午了,秦以泽和陆飞要去当地的武装部办点事,顾乔乔不想跟着去。

秦以泽想了想,也就依了她,并告诉顾乔乔在副食商店的门等着他们,他们十几分钟后就回来。

顾乔乔欣然应允。

这吉普车看着威风,可是坐在上面颠簸极了。

除非开的跟个老牛车一样才会好点。

她是一点不爱坐的。

所以,她几乎买够了吃一个月的东西。

如果能呆的时间长一点,她想买辆自行车。

顾乔乔坐在台阶旁的低矮的木栏杆上,看着来往的人群,胡思乱想着。

而就在这个时候,就听左侧有一阵孩子的吵闹声。

顾乔乔好奇的转过头去。

然后就看到在几十米开外,三个孩子围着一个老奶奶在抢着什么东西。

这些熊孩子啊。

顾乔乔看不过去了,忙抬腿就朝着那些人走去。

却没想到,刚走到半路,不知道从哪里飞来一块碎砖头正正的打在了老奶奶的额头上。

瞬间,鲜血就流了出来。

而那低着头的老奶奶却好像根本没有察觉,依然紧紧的护着怀里的东西。

几个孩子看到老奶奶的额头出血了,都吓了一跳,一个大点的拉着他们,“快跑,要是被赵二傻知道,咱们会被打死的。”

“呜呜,可是她抢了我的木头人,那是我爸爸给我刻的,呜呜”

一个点的孩子哭咧咧的道。

感谢起点逐竹37,书友150504063714792,书友20170517190718286,书城大马子家的媳妇,玩心计,我的宝贝,李少,自强不息,吉威斯,詹大发这些可爱们的打赏,感谢大家的支持和留言,感谢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