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桃ink视频

*** 看着好友那放光的眼睛,乔初心有一种被出卖的感觉,只能叹气一声,交友不慎啊。

刚才还一副舍不得她出嫁的语调,没想到,对方砸过来一个钻石手链,江豆豆就把她要嫁人这件事情给忘的一干二净了。江豆豆开心十足,反映过来才想到乔初心,立即笑眯眯的望着厉寒霆道:“初心啊,你放心的嫁了吧,我相信厉少肯定就是你命中注定的那个人,你瞧,他要颜值有颜值,要身材有身材,更别他还那么

有钱,你嫁给他肯定不会吃亏的。”

乔初心漂亮的脸蛋,硬生生的被好友给红了,她气怒的瞪着江豆豆,到底是不是她的好友啊。

厉寒霆薄唇微扬,俊美的面容,再没有冷漠和冰霜,给人一种很有亲和力的感觉。

江豆豆之前跟他见过面的,对厉寒霆的印象还不错,觉的他并没有传中的那么高冷。

所以,把乔初心嫁给他,江豆豆还是非常赞同的。

毕竟,现实的社会就是这么的现实,嫁给有钱的人,绝对会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谢谢你,江姐!”厉寒霆对江豆豆显出几份的绅士和客气。

江豆豆赶紧笑起来,赞道:“哇哦,你的伴郎也好帅啊!”

站在厉寒霆身后的池袭野和宫澈北也是一身黑色的西装,身材都非常的高大俊拔,气质又都清贵不凡,站在一起,简直就是女人尖叫的对象。

厉寒霆朝乔初心走过来,江豆豆突然想到什么,赶紧冲了过去,替乔初心把头纱给盖了起来。

清甜美女午后休憩

“厉少爷,你打算怎么把初心带下去啊?”江豆豆很八卦的问。

厉寒霆薄唇笑意不减,走过去后,直接弯腰,将坐在椅子上的乔初心轻而易举的打横抱了起来。

“哇哦,公主抱,初心,你好幸福哦!”江豆豆在旁边,一张嘴巴个不停。

乔初心也暗吸了一气,她没想到厉寒霆竟然直接就把她抱在怀里了,这种感觉,还真的有一种让人心跳加速的浪漫气氛。

乔初心被男人沉稳的抱在怀中,她本能的伸出手,勾住了男人结实的脖颈。

厉寒霆闻着她身上那淡淡的香气,又感觉到她柔软的手臂勾缠在他的脖颈处,他心神一晃,有一种想要将她直接扔向旁边大床的冲动。

乔初心一言不发的安静待在厉寒霆的怀里,朦胧的头纱下面,依稀能看见她娇羞美丽的脸蛋。

那双乌黑闪亮的大眼睛,轻颤着,一直低垂着眸子。

“别紧张,只是做做样子!”感觉到她纤细的身子在自己的怀里发着抖,厉寒霆薄唇在她的耳边低声安慰她。

乔初心却在心里气恼的想,做做样子,他还要抱着自己不撤手?

“那你把我放下来吧,你牵着我的手下去就好!”乔初心低着声音道。

“别乱动!”厉寒霆见她挣扎了两下,立即沉声提醒她:“我感冒还没好,我怕我会没有力气!”

乔初心脑子嗡的一声,立即安安份份的不敢再乱动了。

其实,厉寒霆是故意吓唬她的,抱着她这种轻若羽毛般的身板,他怎么可能会没有力气呢?

见她吓老实了,厉寒霆薄唇有些得意的勾起,沉步往楼下走去了。

江豆豆和两位伴郎也紧随着下了楼。

坐车往婚礼雄伟大气的会场而去。

在车上,宫澈北对洛景西没有到场耿耿于怀,于是,一向不爱八卦的他,也忍不住的询问起了池袭野:“景西跟寒霆怎么了?”

“发生了一件非常狗血的事情,了,你都不相信!”池袭野还记得那天在洛景西家里看到乔初心的画面,厉寒霆一副要杀人的表情,他至今记忆犹深,而洛景西则一副无所谓的表情。

“到底怎么了?快告诉我!”宫澈北皱起了眉头。

“景西可能喜欢上乔初心了!更可怕的是,寒霆也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两个人现在不是朋友了,变成了情敌。”池袭野一脸忧心的。

“怎么会这样?”宫澈北俊脸有些惊住,显然,他也没想到洛景西竟然也喜欢上乔初心了。

“我也想知道为什么啊,景西怎么可能会喜欢乔初心呢?真是想不通啊,这世界上又不止乔初心这一个美女。”池袭野真的没看出来乔初心到底哪里吸引住了洛景西。

宫澈北听到美女两个字,脑海里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了那张娇媚动人的脸蛋,幽眸为之一深。

“也许乔初心有她吸引人的地方,比如,她的性格!”宫澈北淡淡的讥嘲。

“性格也很一般啊!”池袭野耸耸肩膀。

宫澈北皱紧了眉头:“这么来,我们就要被夹在中间做人了?”

“怕的就是两头不是人!”池袭野也很无奈。

宫澈北淡淡哼了一声。

池袭野突然又想起一件事情,立即紧盯着宫澈北的眼睛问:“你上热搜了,知道吗?”

“就因为我强行带走了那个女人?”宫澈北不以为然的挑了一下眉头。

“你什么时候变的这么饥渴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就把人家给扯进包厢里去了。”池袭野开玩笑似的道。

“你不了解事情的真象,就别乱给我扣帽子,那个女人可没你想的那么简单!”宫澈北一想到夏嫣,他心情就莫名的烦躁。

“哦?她哪方面不简单了?”池袭野笑的别有用心。

宫澈北无语的白了他一眼,随后,径直出一个重大的秘密:“你相信吗?我有一个儿子了!”

“什么?开什么玩笑啊,你都没有结婚?甚至连个女人都没有,谁给你生的儿子!”池袭野果然震惊极了,不敢置信的望着他问。

“就是那个女人啊,我儿子亲自来找我的,我念过n,的确是我的儿子!”宫澈北已经接受了这个事实,并且,他对那个儿子,非常的满意。

“会不会是你出车祸失踪的那段时间,把人家给睡了!”池袭野知道宫澈北五年前出了一场车祸,当时好像被人救走了,失去了一段时间的联系。宫澈北冷哼了一声:“所以我才觉的那个女人手段不错,竟然趁着我失忆的时候,就找机会让我睡了她,她还把孩子生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