鲍鱼污

几个见到头破血流的场景都不眨眼的糙汉,今天居然被一个小女生给震慑住了。

其中一个人吞了吞口水,说:“那我们不用过去了吧?”

另一个人:“好像是没我们什么事了……”

几个人面面相觑,得出结论:“不然我们还是再离远一些,我先给周少爷打个电话。”

周少爷还在上课,接到电话,直接站起来,出了教室接电话了。

老师早就习以为常,只要他不在教室捣乱,一切都好说。

周隋接到保镖打来的电话,一听是程疏宴女朋友的事情,立刻就问:“没发生什么事吧?”

程疏宴把任务交给他,他也揽下了,要是在这种情况下还发生了什么事情的话,程疏宴一定会砍了他的。

保镖回答:“发生了点儿状况……”

周隋的心立刻就咯噔了一下。

他也不等对方说完,拿着手机就冲到教室里。

走到程疏宴身边,表情凝重地对程疏宴说:“你女朋友好像出事了。”

清新美好的妹子一个人的时光

程疏宴立刻就站了起来,对周隋说:“出去说。”

两人声音都很小,周围的人听不见他们在说什么。

老师见程疏宴也跟着出去了,还觉得是周隋把他教坏了。

要知道之前程疏宴是不爱学习的,别人读书,他在睡觉,别人考试,他还是在睡觉。

前段时间考试却考了一个好成绩,办公室里的其他老师都在夸她教书好,把差生都能带得这么好。

之后一段时间,程疏宴就跟脱胎换骨了一样。

这位对待任何人都十分疏离冷漠的少爷,居然也开始认真学习了。

两人出去之后,周隋立刻就打开了扬声器,对着手机说:“你们把情况好好地说一下。”

保镖们立刻就把情况说了下。

程疏宴眉头紧锁,看来程予豪还是朝她下手了。

他虽然想过会有这种可能性,但是内心也存在侥幸。

例如程予豪还没有完全泯灭良知,不会牵连无辜。

他都已经离开程家了,程予豪却不打算让他好过。

还真是狠。

周隋见程疏宴表情不太好,赶紧说:“那你们还打什么电话?好好盯着啊,只需要保证那女孩的安全就醒了,别的不管。”

“不,少爷,事情已经解决了。”

周隋一愣,就听保镖说,“那女孩把那几个人送进了派出所,不久之前。”

气氛忽然就有些不对劲了,周隋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说:“你们继续暗中保护吧。”

说完便挂了电话。

周隋表情复杂地看了程疏宴一眼,唏嘘道:“你女朋友可真是个狠人。”

程疏宴也没想到最后结果会是这样,低着头笑了笑。

随后他对周隋说:“帮我给老师请个假,我先走了。”

虽然知道她现在平安无事,但是他还是放心不下,想要立马见到她。

周隋看着他的背影,觉得真是邪门了。

谈个恋爱把人都谈变了。

以前直接逃课的人,现在居然还要……请假?

周少爷郁闷地进了教室,走到讲台前面,别扭地对老师说:“程疏宴有事去了,让我帮他请个假。”

老师:“……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