逅宫appvip

马如月下厨,风都是香味。

在江智辉咽了N次口水后,江家大房的年夜晚总算端上了桌。

“大嫂,好香!”江智路对带着两个弟弟来蹭饭还是有点不好意思的,找不到话题只好说菜香。

“呵呵,是大嫂香还是菜香?”马如月一边解下围裙一边道:“辛苦了一年,来犒劳一下我们自己,祝我们新年快乐,明年更好。”

“对,新年好,明年好,一年更比一年好!”江智远连连点头,有一点可以肯定,明年他会去赶考,他一定比今年好。

马如月看着这一桌人,感慨万千。

来这儿快三年了,就算是蛟龙困在浅滩里的也没办法施展她的才华。

与其说是守孝甘于就这样,还不如说是地盘不熟没去张扬。

新的一年,她会很好。

“不知道我哥怎么样了?”大家伙正热热闹闹的吃着菜,江智路突然间来了一句感慨道。

“是啊,我大哥一点儿消息也没有。”江智庆叹口气:“过年了,都不知道他好不好,有没有肉吃呢?”

“应该不赖吧。”马如月想着人多过年也热闹,每一个集体都有他们的文化,逢年过节的怎么也会表达一下。

mio公园秋风里显纯真

之前以为在县城可以打听到江智荣的消息,结果早就开到了边塞了。

具体去了哪儿谁也不知道。

“但愿吧。”江智路道:“没有消息真是让人心焦。”

“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马如月道:“吃菜吃菜,别再感慨了。”

吃好的都堵不上他们的嘴巴,这大约就是兄弟相连的血脉亲情吧。

马如月打断了他们的思念,一块一块的肉挟进了他们的碗里面。

“明天应该是吃素,所以今晚吃的东西管一年。”马如月笑道:“这是年底管到新年开年,来,吃,不要讲理噢,讲理就饿着你们自己。”

“有大嫂,饿不了。”江智辉适时的拍了马如月的马屁。

果然,来大房过年,不仅有吃还有拿。

临走的时候,马如月让他们又背了大半背篼的红薯回家。

“今晚守岁,你们可以生一堆火,将红薯烤在火堆边,烤香了当夜宵。”马如月道:“据说守岁是守田坎,你们可得守好,回头才不会被冲垮。”

“冲垮了也与我们不相关。”江智辉道:“江家大坝这么多年守,不可能因为我们没守就冲垮吧?”

呵呵,这就是一锅混的弊端吧,事不关已高高挂起,这种心态江家人不在少数。

事实上是事关人人,结果,大家都将自己排除在外。

“二哥?”江丽远看着江智路背着红薯走了忍不住想要说话。

“吃好了就去帮着姨娘洗碗。”江智远道:“过年了让姨娘也歇歇。”

对,这才是该有的态度!

马如月觉得江智远说得很下正确,没道理还将她当成大小姐。

江丽远怄得不行,原本是觉得大嫂将红薯给了江智路怕自己家没有吃的,结果变成了给自己找事做。

守岁,守着火堆。

哪像现代的守岁是守着春节联欢会,有说有笑又有零食吃。

马如月觉得让自己和他们大眼瞪小眼守到凌晨简直是有煎熬。

闻着烤红薯香味马如月突然间想要出动。

“大嫂,你去哪?”看着马如月背背篼江智远惊讶极了,这可是大年三十晚啊!

“我出去一趟,你们在家守岁吧。”马如月道看着他心道就不信你还敢当着秋氏和江丽远说跟随。

“大嫂,今晚过年……”意思是你就不能歇下吗?

“都在过年,正是出动的好时机。”马如月笑道:“安静!不打挤。”

江智远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她出去,心里着急不已,偏偏还不能表现出来。

马如月轻车熟路的到了保管室,捅开了大铜锁,摸到了红薯堆。

今天给江智路背走的得在这儿来找损失。

她现在其实可以不用靠偷来吃了,毕竟马家有的是粮食,自己手上也有银子。

可是,她就是不服气。

凭什么别人能偷她不能?

要是没胆子没本事也只有像江智路他们一样干饿着肚子。

现在她来偷,也只算替那三兄弟干的。

鉴于上次不好的经历,马如月进门来特别的小心,眼睛是盯了盯。

避开了地雷,捡好了一背篼正准备离开。

“咦,这锁怎么是开的?”门外有声音:“里面有人?”

“狗屁,爷爷将锁匙交给了我,谁能进去?”说话的是江飞远。

不好,有人来了,要被逮个正着?

马如月迅速一看,躲是躲不了,只有头顶上不到两米有一个简易的木楼子。

马如月抓了一根背篼绳,自己踩了一根干树桩迅速的爬了上去,然后拖了背篼绳用力一提,连人带背篼屏住呼吸隐在了木楼上。

“我就说没人吧,你还疑神疑鬼的。”江飞远进来了吹亮了火捻子四下里照了照:“四叔,动作快一点,多挑一点。”

“知道知道。”江昆洪道:“你小子倒是帮忙装啊,这么大个人了,就忍心我这老胳膊老腿的一个人动?万一有人来怎么办?”

“四叔,你胆子也太小了一点吧。”江飞远吃吃低笑出声:“今晚都在守岁呢,谁还会来这里。”

说话归说话,江飞远到底还是动了。

“四叔,我可告诉你小心一点,上次我进来的时候来不及了拉了一堆屎在这里,你可别抓住了。”江飞远边说边笑。

“我说你……”让人怎么说他好呢:“你胆子真是太大了。”

叔侄俩一个说胆子大一个说胆子小,捡了满满一挑红薯,摇摇晃晃的挑出去了。

“哒”的一声响,大铜锁给落了锁。

靠!

马如月听到声响真想骂娘,尼玛,这让她怎么出去?

她就知道,这保管室成了江家二房的私有库房了,拿着销钥匙随时挑了筐子随便挑就是。

而其他的人只有饿死的命!

马如月挪动步子准备下木楼子。

“啪”的一声响,马如月连人带背篼从木楼子上摔了下去,好死不死,背撞在了那个木桩上。

“我的腰!”马如月没料到自己有一天自己会这么逊,居然被一个木楼子收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