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壳视频bkeapp

今年的冬天似乎不如往年冷,快十二月了,京城都还未下过一次雪。这可方便了孩子们,穿得厚厚的,就跑园子里玩儿了。

音姐儿毽子踢得好,跟着她的贴身丫鬟春绿学的。小点的几个女娃都不会,便在旁边看着。曦姐儿最近对涂鸦感兴趣,实际上是她见他亲哥哥最近在学丹青,她便跟着凑热闹。可她还小,拿笔的姿势都不正确,沾了颜料就乱画一通,红红绿绿黑黑黄黄的,要多难看有多难看。手上,脸上,衣服上,也到处都是颜料。偏偏她自己没觉得脏,还当做玩儿游戏一般,乐此不彼。

季菀实在看不过去了,便教她拿树枝在地上画,准备等她大点后教她素描。

曦姐儿被收了那些色彩斑斓的颜料和宣纸笔墨,还老大不高兴,但见她娘在地上随手一画,小猫小狗小鸟蝴蝶,立即就出来了,她看得双目放光,便有了兴趣。

外头冷,季菀特意让人在水榭里摆了张矮桌,让人刨了土堆在上面厚厚一层,给她画。

曦姐儿是看什么都想学,但也就三分钟热情,没两天就丢一边。不过这次,倒是真入了心,日日都拿着树枝在那画。当然,画出的东西,实在辨别不出来。她自个儿倒是乐呵呵的笑,又傻又萌。

音姐儿专攻书法,已经练得像模像样。

她听学十分认真,先生布置得课业从不落下,背书也背得快,连老太君都当面夸了她好几次。

陆非离对季菀戏言道:“这女儿你养得不亏。”

是不亏。

季菀为何对音姐儿视如亲生?其实原因很简单。她上辈子和音姐儿一样,或者更惨。父母都重男轻女,从小对她冷落忽视,记忆之中她几乎没感受到来自父母兄长给与的亲情温暖。连上学,大多都是靠的奖学金。看见音姐儿,就仿佛看见了上辈子的自己。女孩子,尤其生活在富贵乡的千金小姐,不该过早的体验生活的酸甜苦辣,人生的悲欢离合。最起码,该有的童年必须有。

孩子那么小,是需要爱的。

戴帽子短发甜美女生一袭白色长裙清新唯美写真

她养音姐儿,也没想过得到什么报答,或者吕氏夫妻俩的感激。若换了其他人,她也会这么做。况且,音姐儿还是她侄女儿。

不过就是多养一个孩子罢了,她既有这个能力也有这个条件,举手之劳而已。

“娘。”

曦姐儿蹦蹦跳跳的跑进来,欢喜的抓着她要往外走。季菀知道,定是她又画了什么东西,要自己看了。果不其然,只见那铺满泥土的矮桌上,简单的几笔勾勒出一个图案,约莫像是一只鸟。

她丑了眼旁边鸟笼里的鹦鹉。

这是萧瑞回京的时候,从外头一个小贩手中买的,一共两只。一只给了曦姐儿,另一只留给了他自己的女儿苑姐儿。

曦姐儿还没见过这么漂亮的鸟儿,既好奇又欣喜。尤其是知道这鹦鹉会说话以后,更是欢喜得不得了。刚送来的时候,她就伸出小胖手想去摸,差点被啄。

未免她调皮再去逗鹦鹉,季菀特意让人喂养鹦鹉,不许她单独接近。

曦姐儿还给这只鹦鹉取了个名字,叫毛毛。

季菀问她为什么,她指着笼子里的鹦鹉,道:“毛,好看。”

哦,是说鹦鹉的毛好看。

从此后,曦姐儿便天天画毛毛,最初画得七歪八扭的,不像鸟,倒向线团子。大概是这段时间画得多了,如今已颇具雏形。

季菀觉得,女儿还是挺有绘画天分。

除了基本的功课意外,她不会强逼自己的孩子非要学其他的。他们有兴趣自然好,若没兴趣,也学不了精髓,还不如把精力放在自己的特长上。

世家闺秀,都是从小要学琴棋书画的,不一定样样精通,但至少要入门。否则以后出门人家问起来,也是极为丢人的事儿。

陆家是武将世家,这方面较为开明,对族中女子的培养更注重品性。琴棋书画那些东西,不过陶冶情操罢了,不是最重要的,学个大致就行了。

但凡艺术类,最好就是从小培养。

音姐儿已经五岁,早就择选了自己的爱好。她对古琴古筝不太热衷,反而更偏爱琵琶和箜篌。

也不用特意请人来教导了,府中就有一个六艺皆精的才女,六少夫人甘氏。她是最喜欢这些的,自己亲生女儿还小,不能学,眼看音姐儿感兴趣,倒是很高兴,乐得教她。甘氏是一名严师,对自己的‘弟子’要求也相当高。稍有疏怠错漏,她便会厉声斥责。

某次吕氏去找她,恰好碰见她在指导音姐儿指法,一张脸极为严肃。那模样,吕氏见了都有些发憷,再见女儿有些辛苦的抱着琵琶,抿着唇没吭声,那模样却是有些委屈。

吕氏便忍不住道:“弟妹,音姐儿还小,你是否过于严厉了些?”

音姐儿一愣,朝她看了一眼,随即敛下了眸子,眼眶似乎有些湿润。

甘氏道:“正因为她年纪小,才要养成好习惯,严于律己,才会学有所成。”她神色淡淡,语气却是不容置疑,“我四岁就开始学琴,每日下学后还要在屋子里练一个时辰。她既主动要求学,就不能懈怠。许多习惯,就应该从小培养,稍有疏忽,日后便只会更加懈怠。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蹉跎光阴,到最后一无所成。”

甘氏虽刻板了些,但口才也是极好的,吕氏远不是她的对手。一番话说完,吕氏便被堵得哑口无言。

甘氏又看了她一眼,语气更为冷淡,“音姐儿是颗好苗子,好好培养,将来成就更胜于我。若我的琼姐儿也有这样的天分,我恨不能时刻督促教导。咱们都是做娘的,总是盼着孩子好。我知道四嫂要照顾璋哥儿,精力有限,无法顾及其他。好在从前有三嫂帮你分担,也免了你许多麻烦。”

听到这里,吕氏便羞臊得红了脸。

府中妯娌七个,除了蒋氏尚且还在孕中,其他几人都孕有子女,皆是自己养。唯独吕氏,生了儿子就把女儿丢给长房嫂嫂养育教导。同为母亲,多少都有些不耻她这样的行为。

甘氏素来和嫂嫂们没什么共同语言,不过在这方面,倒是难得的和几个嫂子意见一致。她最初和吕氏关系不错,现在则是最不喜吕氏的一个。见了面,总没什么好脸色。

“不过三嫂现在怀着孩子,自顾不暇,还能分心教导音姐儿,实属不易。她既委托了我,我就不能辜负她的信任。”

吕氏被她一番话说得面红耳赤,恨不能挖个地洞钻进去。

音姐儿早已接受了母亲对自己的冷淡漠视,可心里还是难免低落,低着头慢慢拨弄弦音。她拨得很慢,但没有错漏。

甘氏满意的点点头,一边手把手的教导,一边又对吕氏道:“璋哥儿明年也要开蒙了吧?”

吕氏嗯了声。

璋哥儿明年就三岁了,得送到前院去和兄长们一起念书,一起吃住。

甘氏又道:“也好,璋哥儿搬去前院,你也少操几分心。音姐儿便可以…”

突然一阵杂乱的弦音。

却原来是音姐儿手上一个颤抖,弹错了。

甘氏和吕氏一起望向她,音姐儿慌忙低头,想重新来过。甘氏却道:“今天练得够久了,就到这儿吧。”说完便唤来音姐儿的乳娘张氏,让她送音姐儿回去。

她心知肚明,音姐儿为何会弹错。

等音姐儿走后,她端着茶杯,饮了口茶,这才看向吕氏。

“四嫂,我说句话你别不爱听。孩子还是养在亲娘膝下最好。你现在放弃了她,将来她便会放弃你。”

这话说得有些难听,吕氏僵了僵,半晌才艰涩道:“也好。”

她声音很低,甘氏一时没听清。

“什么?”

吕氏醒过神来,勉强笑笑,“没什么。我说,她现在这样挺好的。身边有个伴儿,又安静懂事,不给三嫂添麻烦,将来若是…”

剩下的话,她没说。飘忽的眼神里,藏着一层难以言诉的忧伤和无奈。

“反正,她也不愿回到我身边。”

甘氏实在很想骂她一顿。

孩子不愿回她身边怪得了谁?还不是怪她自个儿。当初她若是不将音姐儿丢给季菀,能有这些事儿?同为女人,更应能理解女子的苦和无奈。自己亲生的女儿,竟嫌弃至此,无怪乎国公府上下都对吕氏不耻。

真是自作自受。

甘氏本有心想劝劝她,但看她这油盐不进的模样,除了气恼,便只剩下无力。

“罢了,随你吧。你若是真不待见她,养在身边也不会尽心,没得耽误了音姐儿。”

吕氏又是一僵,没说话。

……

季菀怀孕七个月了,肚子越来越大,瞧着是像要马上临盆了似的。老太君早就凭着经验断言,这胎八成怀了俩。

双胞胎是有遗传基因的,周氏生过双胞胎,小女儿季容第一胎就是龙凤胎,季菀怀一对双胞胎也不奇怪。只是随着月份越大,身子便格外笨重一些,行动越发不便。

临近过年,各家各府都开始挂上了灯笼贴对联等等,喜气洋洋的,冲散了这个冬天的寒凉。

季菀却在这个新年之前,见到了从前在北方乡村里的一个好姐妹,赵茵。

------题外话------

今天实在太累,就这样了。等我休息一晚,恢复精力。明天一定多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