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s直播软件怎么下载

第二天。

伍弋果然来了劲。

也不再闹腾了,话都少了不少, 教练安排什么他都练, 练完了他还会自己练点。

每天结束训练,苏宇都会趁着冰场没人多训练一会, 但是往日一下冰就跑的没影的伍弋却留了下来,和苏宇各占半边的冰场, 泾渭分明的各自训练。

尹正学去上了个厕所出来,他知道苏宇会加训,正准备找苏宇聊聊, 却看见伍弋也在边上训练, 还特别认真。尹正学推开的门又悄悄关上了, 眉眼添了几分笑。

苏宇加训不会勉强自己,量到了就会结束。他结束伍弋也结束,两人一前一后去洗澡换衣服,期间一句话都没有说。

苏宇奇怪地看了伍弋一眼。

伍弋龇牙咧嘴一脸凶相:“看什么看,就准你加训,不准我加训?”

苏宇没理会他,弯腰穿鞋的时候, 琢磨出了一些味道。

看来有些事还是要自己想透才最好。

苏宇之前也偶尔想过, 就伍弋这个训练态度, 上辈子是怎么入选国家队的?国家队又不是幼儿园, 这种还需要性格培养的队员, 更愿意放在省队里培养, 国家队是上量出成绩的地方。现在算是明白了,伍弋被逼到了淘汰的边缘,“危机感”自然会告诉他该怎么做。

第二天,伍弋依旧跟着苏宇加训,第三天也是如此。

甜到宅男动心的羞答答小妹

这一阶段的成绩单出来,男队又淘汰了一个,女队一口气走了四个。男队还剩下八个人,女队是九个人。

苏宇没扣一分,伍弋也是。

看见分的时候,伍弋笑得得意洋洋,还鄙视地看了一眼被扣了一分的熊涛。

熊涛瞪了他一眼。

伍弋梗着脖子就是一副要动手的模样。

纯熊而已。

眼神刀光剑影,身体不动如山。

“咳!”尹正学不早不晚地咳嗽了一声,他身边站着孙贺安教练。

瞪眼大赛结束,两人揉着酸涩的眼睛,分开走了。

苏宇也准备走,却被尹正学勾住了脖子,姿态亲昵。

苏宇也不奇怪,这段时间加训,偶尔尹正学会留下看他训练,指点一番。而且尹正学这人有点儿天生的热情,心大脸皮厚,跟他也不玩严师这一套,倒是当朋友般相处。苏宇更习惯两人这样的关系定位,对尹正学也算是和颜悦色的,关系迅速地熟络了起来。

尹正学低声问他:“你是教训过伍弋了?”

苏宇看他。

尹正学解释:“伍弋天赋高是高,就是不踏实,其实教练组也在争议,是好好培养起来,还是送回去再等一年。本来都打算送他回去了,没想到又认真不少,所以才没扣他分,留下再观察观察。”

“没有,他自己想通的。”苏宇认真解释。他真的一句话都没说,更没有任何激励或者打压伍弋的行动,也不知道那孩子脑袋里的弯是怎么绕的,竟然真让他绕到了一条正确的路上。想到这里,苏宇也挺奇怪的。

“你踏实,年纪大,和他又是一个地方出来的,多带带他也是对的,我其实挺看好你们,要是能留下,记得一定要来我队里。”

“你能留下人?”苏宇指的是伍弋,这样的好苗子,一旦确定留下,有大把的老教练抢,可能成为明星教练,谁愿意放弃啊?

“我当然有办法了。”尹正学若有所思地看着苏宇,“对了,我说过了没有,你这人特别老成,虽然和其他人不一样,但是相处起来挺不错。”

苏宇眨了下眼睛,笑了:“没有。”三十多岁的人了,再像十多岁的孩子一样活泼,这特么是智商退化吧?

“行吧,你再帮我控制一下伍弋,只要他能留下,我肯定能够要到人,到时候我专心带你们师兄弟。说定了?OK?”

苏宇想起上一世尹正学喝醉了酒说出的话,那份怀才不遇的不甘颓废,再看看现在满是理想抱负的朋友,苏宇脸上的笑容浓郁,点头算是答应了会进尹正学队里的事。

至于要怎么“控制”伍弋?

苏宇想了想,觉得伍弋认真起来这件事和自己没有半毛钱的关系,所以之前怎么样之后就继续怎么样,本来做人靠自觉,都进国家队了,还需要别人拿着小鞭子在后面抽,谁有那闲功夫!

……

这次的积分贴出来之后,集训队的训练也临近了尾声,孙贺安召集集训队员开了一次短会。孙教练先是例行总结了这段时间的训练心得,然后就说到了一周后将会进行一个结业测验,算是为这段时间的集训打个分,最终成绩会发给各个集训队员所在的省队。同时也算是最后的一次考核,根据名单的分数,会颁发优秀集训队员的奖状。表现尤其突出者,可能会被招收进国家队!

话音落下,集训队里便发出了议论的声音。

什么结业测验,什么优秀集训队员奖状,都是没用的东西,让所有人心动的,是那进入国家队的名额!

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兵,不想进国家队的运动员也不是好的运动员。

更何况,在这里的集训队员,都是所在省队的佼佼者,谁不想更上一层啊?

熊涛咬着下唇,激动的眼睛都红了。

这次的集训,他的分数和苏宇一样,都是最高的,在他看来,国家队一定要选人,肯定是在他和苏宇中间选。

苏宇是竞争对手!

这样想着,熊涛偷偷地观察苏宇,然后意外地发现,苏宇的神情是整个集训队伍里最平静的一个,平静到就好像每天都会进行的训练指导,不光脸上没有表情,就连眼神都没有变过。

熊涛蹙眉,对身边的同伴低声说道:“看苏宇那样儿,装的!”

之前拥护在熊涛身边的人已经走得差不多了,剩下来的人都是能力很不错的队员,也不需要去讨好谁,但是对积分最高的队员都有种说不清的情绪,尤其是苏宇这种完全不合群的类型,肯定是嫉妒恨为主。这人闻言也笑道:“国家队招人,肯定也是你招进去。”

“我滑的可没他好。”熊涛谦虚。

“他跳跃是弱项,正式测验的时候就能看出来。”

“也挺努力的。”熊涛笑得越发矜持。

“这和努力没关系,天赋。”

“天赋也还行吧。”

“只能说很一般……”

两人嘀嘀咕咕的说着,靠着贬低别人,自信心倒是膨胀了起来,熊涛的眼神里都是自己肯定会被选上的得意,那丝窃喜怎么都藏不住。

开完了会,孙教练宣布今天的训练结束,集训队员就呼啦啦地往更衣室走。熊涛洗澡换过衣服,和谁都说上两句,便落在了后面,等他出去的时候,人都快走完。

之前和他“探讨”的队员在大门口等着他,熊涛才一走过去,就听对方说道:“我刚刚看了一下,苏宇还在加训呢,天天都留下加训,滑给谁看啊。”

熊涛也没说话,转身走到了正门口,将门推开条缝看了一眼……就看见苏宇正滑完一个动作往护栏边上靠,尹教练则站在边上用手机拍摄视频,等苏宇滑完,就将手机递给了他,同时低声交谈着什么。这一幕,像跟刺一样扎在了熊涛的心上,再走出去的时候眼神阴翳。

“听说苏宇是尹教练专门去招来的。”

“嗯。”

“他们好像经常这样加训。”

“嗯。”

“苏宇会不会被内招了?”

“尹正学只是个助理教练,他说话又不算数。”

“不是,好像尹教练转正了。”

熊涛脚下顿住,看着同伴的目光很吓人,“真的!?”

“真……真的……我特意去问过。”

……

尹正学虽然年轻,但是在花样滑冰这个系统里也算是浸淫了二十多年,在国家队当教练也当了六年,自问见识还是不差的。这些年,这么多的花滑运动员,苏宇绝对是他见过的头一号自觉的。自觉的程度,甚至让他这个当教练的都有点害怕,怕他训练过度,留下隐患。

苏宇想要练习阿克塞尔三周半。

阿克塞尔是跳跃动作里最难的一种跳跃,也就世界一线的运动员可以稳稳拿下,就是国家队的运动员都跳的失败率很高,但是苏宇说要练习这个跳,这些天就一直不停地跳,不停地摔,他是不知道苏宇身上摔成什么样,但是有好几次看得摔得挺重的,摔得苏宇趴在地上半天起不来,可每次爬起来,也就是稍作休息,又滑了出去。

或许就是这股执拗的坚持劲儿,让他觉得如果放过了苏宇,自己这辈子可能都再找不到这么一个认真刻苦的队员了。

因此苏宇每天加训,尹正学都会尽量留下来,指导一番。开始他还把自己当教练,但是接触的久了才知道,苏宇是个很有想法的运动员,而且眼光毒准,在一些问题上的处理比他看的还快还准确。

这也让尹正学有些挫败。

不过也正是这样,尹正学就更想把苏宇招到自己的队里。

今天的尹正学,继续负责录视频的工作,等苏宇过来了,他就把手机递了过去,同时问道:“进步了很多,你打算在测验上跳这个动作吗?”

苏宇低头看着视频,直到看完自己的跳跃后,摇头:“不跳,没把握。”

尹正学就喜欢苏宇这股理智的劲儿,闻言点了点头:“也好。这个动作就暂时放一下,就快测验了,你重点放在这边吧。”

“嗯。”

“你们跳的是什么曲子?”

苏宇没回答,而是转身看向了伍弋。

伍弋在冰场上训练,两人看过去的时候,伍弋正腾空跳起,干净利落地完成了一个勾手三周跳,姿态轻盈,动作标准,挑不出一丝的毛病,就连落地都稳稳的,完美无瑕。

少年组的孩子,却可以完成青年组大部分的动作,而且比很多青年组的运动员做得好,伍弋真不是一般的天才。

太优秀了!

看到这一幕的尹正学,眼神都柔和了几分,就像看见了冰上的瑰宝。

“你看伍弋,像不像一个小精灵?”

苏宇:“…………………………”

谢幕!

伍弋喘息着滑到了苏宇身边,大汗淋漓的,眼睛却闪亮的看着苏宇。他无法否认这个节目的改编太适合自己了,所以心里对苏宇的那点儿芥蒂也都没有了,他现在甚至渴望得到苏宇的认可。

苏宇靠在护栏边上,黝黑的眼眸沉静,微微垂着,与正仰头望着自己的伍弋对视,他在那双大眼睛里读出了渴望得到认可的情绪,苏宇想了想,然后点头:“大体上很好,明天就保持状态这样滑。”

“耶!”伍弋兴奋地挥拳,然后像是想到了什么,遥遥地朝着熊涛的方向,比了一个挑衅的手势。

苏宇蹙眉,但是也没有阻止,“休息一下,今天我们继续进行组合训练,八点结束休息。”

伍弋不置可否,这几天他已经习惯了苏宇的安排,在他看来,不带脑子地活着,比让他去思考安排要轻松多了。

苏宇让伍弋休息,本意是自己也滑一遍完整的,但是这边话才说完,熊涛就拉着赵海思进场了,一左一右地占了大半个冰场。

苏宇蹙眉,这个时候他无比地怀念上一世自己作为花滑队一哥的身份,所有人都得给他让位,资源任由他选择,剩下的才是别人去抢。

伍弋也发现了苏宇为难,他这个时候心里正感激苏宇对自己的帮助,又是怼天怼地的皮猴子年纪,当即鼻孔喷着火苗就冲到了熊涛面前。

“诶!你让开,我们还要滑呢。”

熊涛还是拿同样的理由堵伍弋:“教练也没有安排训练表,这冰场谁都可以滑。”

“你们等会进来不行?”

“我们也要训练。”

“你们占地方太大了。”

“空地方多的是,你是要多大的地方啊!?”熊涛立着眉毛冷笑。

伍弋年纪小,一身的狼脾气,被挤兑几句就要酸脸子,火都上来了,眼看着就要动手,却被一声叫给唤了回去。

“伍弋。”苏宇不高不低的声音响起,落在伍弋耳里却格外响亮,“过来。”

伍弋不乐意,眉毛都立起来了,但是回头看了苏宇一眼后,也不知道为什么,眉梢又耷拉了下来,有点委屈地压低了声音说:“他们占地方太大了。”

“组合练习,没事。”苏宇不置可否。

“你还没滑呢。”

“无妨。”苏宇说着,抱膝弯腰松了松筋,顺带做了个A字旋转,然后直起身来又看伍弋。伍弋见他主意已定,只能抿着嘴,滑了出去。

熊涛看着伍弋滑走,在心里暗道了一声可惜。

接下来一段时间的训练,都还算和谐,四个人分了两边,各练各的,一开始谁也没有干扰谁。但是滑冰毕竟需要很大的空间,渐渐的,双方的边界都模糊了起来。

伍弋正在进行第一个步伐加跳跃的组合练习,他很喜欢苏宇滑步伐时候舒展的感觉,超级有世界范儿,所以他想要练得像苏宇那么舒展。

大一字步伐滑出去后,进入3T……正准备跳!

横过来一道黑色的身影,将他的动作打断了,跳跃的力量匆忙收住,伍弋在地上踉跄着滑了两步,然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他绷着一张小脸,瞪着熊涛滑过的背影,把心里的那口气压了下去。

伍弋本来以为只是巧合,谁知道,每次他要进入跳跃动作,或者旋转动作的时候,熊涛就会在恰好的时间点从他的落脚点上滑过,打乱了他所有的计划。

一次、两次,还好。

三次、四次,傻子都知道熊涛是故意的!

“哎呦,抱歉!”再一次打断了伍弋的练习之后,熊涛一脸歉疚地道着歉。

伍弋的眼睛里都冒火了,嘴里骂了一句,抬手就把熊涛给狠狠地推了出去。

“哎呀!”熊涛朝后摔出去,一屁股坐在地上,力度未消,还撞在了护栏上。护栏大力摇晃,场馆里发出一声巨响,熊涛躺在地上,抱着腿大叫:“哎!哎呦!哎呦我的腿!好疼啊!断掉了!”

伍弋眼睛瞪得眼珠子都红了。

他看着在地上抱腿打滚的熊涛,缓缓捏紧了拳头,气得浑身颤抖。

他根本没用多大的劲儿,熊涛就摔出去了,还什么摔断了腿,这不是诬陷他吗?

苏宇停下了练习,从伍弋身边滑过,快速地来到了熊涛身边:“怎么了?”

“哎呦,我的脚,被他推了一下,肯定崴了!我明天还有测试呢?”

“我看看……”

“我要看医生!海思,给教练打电话!这事我没完!伍弋你推我!你也别想比!”

“我看一下……”苏宇蹲下身子,去碰他的腿。

“滚开!你滚开!你们一起的!谁知道你要干吗?”熊涛抬手挥出,差点打到苏宇的脸上,苏宇侧身躲开,熊涛没打到人,狼狈地倒在地上,抱着自己的腿哎呦哎哟地叫个不停。

训练中心的值班医生很快过来了,熊涛被搀扶着,一蹦一跳地走了。

苏宇本来跟在后面,视线落在熊涛“受伤”的那只腿上,眉梢扬了一下。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他记得之前熊涛明明抱得是左腿。

随着熊涛哭爹喊娘的声音渐渐远离,苏宇将视线收回,看向了站在身后不远的伍弋。伍弋已经换下了滑冰鞋,小脸看起来有着故作镇定的慌乱,视线和苏宇撞上,他有些狼狈地转开自己的脸,低声为自己辩解道:“我就是随手推了他一下,又没有多用力。你不知道他多过分,他不让我训练,他肯定是故意的。我看他摔断腿也是假的,戏精一个!”

伍弋的声音很低,有着说不尽的委屈,最后一咬嘴唇,抓起背包挂在身上,低头就走了。

“伍弋。”苏宇喊他。

伍弋脚步顿住,回头看他:“算了,没心情训练了,我先回去了。”

苏宇没有跟上去,伍弋走的其实挺慢,但是走到门口也没有听见苏宇的声音,伍弋撇着嘴眼眶又红了一点。

他也不是小孩子了,知道在集训队打架的后果,心里实际上怕得不行,结果唯一可以依靠的人却不过来……

苏宇没追上去,是另外有想法,他默默地整理背包,甚至没有去洗澡,穿着训练裤就出了门。他的速度并不快,就像是平时回宿舍一样,速度均匀,就连脸上的表情都没有太大的变化。

但是他走得方向,是训练中心大门的反方向。

现在不过七点半,天还大亮着,路上偶尔可以看见人,路过一处露天的综合训练场的时候,足球集训队的孩子还在训练,哨音不绝于耳,一个个黑白色相间的足球在每个孩子的脚下欢快地滚动着。还有人在足球场外的跑道上跑步,矫健的身姿,看模样应该是田径队员。

再远一点,就是篮球馆,即便从馆外路过,也能够听见篮球落在地上的声音,“咚!咚!咚!”一下一下的好像是鼓点。

迎面有四个人走过来,苏宇竟然四个人都认出来了,国家羽毛球队的队员,其中一个以后会很有名。

但是这些都没有让他的脚步停下来,他一直走,走到了位于训练中心后方的一栋粉色小楼前,然后走进了小楼的大门。

这里是训练中心的办公楼,行政中心。

这个时间,工作人员都下班了,沿途看见的办公室都紧紧地关上了门。

苏宇一直走到尽头,在靠近厕所的一间办公室门前,站定了脚。他面前的门是开着的,屈指扣门,清冷的声音从嘴里发出:“打扰一下。”

办公室里有一名穿着保安制服的工作人员正在低头玩手机,闻言抬头看过来:“有事吗?”

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阅读!..

169.赛场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