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v软件破解版下载

——————

“哼,注意一下,吓到她们,我跟你急!”

周云月重新给丈夫继了一杯水,一边动作,一边与动作完不符合的喝斥就响了起来。

栾宜玥倒是没有吓到,知道这是周云月生气的意思了,她还在心里晒笑了一番:

将来,她和渠哥的感情,有眼前这对老夫妻这般亲昵相守到老,她就很满足了——

在她个人心眼里,若非濮阳江真心喜爱自己的老妻,谁家汉子也受不了婆娘当着儿女的面,喝斥自己的。

反正,濮阳源就做不到。

璩美英对她再过火,到了濮阳源面前,还是会收拾好她的丑陋爪牙,扮演着一个老态又慈和的婆母!

虽然是假象,可也说明了,濮阳源夫妻不如外表表现出来的有爱。一点也比不上濮阳江面上就是端着,可该爱护和听妻子话时,立马就能十足十的迁就维护样。

“好,我小声一点。”濮阳江无法,只能顺着老妻的意,朝她说了句软话,却又抬头之间,给了濮阳柔一个犀利威胁的眼神。

濮阳柔肩头一缩:“……”这算不算是,自己挖坑把自己给埋了呢?

“爸,你先别动气,小柔在婆家的日子,咱们也不完清楚,应该让小柔好好想想,理清思路,到底是她的婚姻大事,咱们理解一下她的心情……”

冶丽多姿长发美女花束互衬青春之美

栾宜玥压下心腔的笑意,没等婆母再瞪公爹,就先一步软语开口:

“小柔才是当事人,也只有她自己才知道,什么样的日子才是她自己真正想要的。”

就如当初的自己一样,没有自己彻底的想清,就算老娘劝地多体贴入骨,她想不开还是想不开。

“爸,我也觉得让小柔再想想,小柔肚子里的孩子,到底是靳家的,咱们应该尊重小柔的选择。”

“谢谢你们,都先为我考虑……”濮阳柔闻言,眼眶发红地扫了在场的家人们,哽咽道。

原本她的内心是有些心慌的,毕竟她是一个女人,又是一个刚刚得知自己怀孕的新妈妈,面对不喜且还针对她的婆家,和经常出差不在家的丈夫,她心中很是无助。

可是,当她提出想要离婚之时,不管是她的父母,还是她的新大哥大嫂,优先考虑的,居然是让她‘幸福’!

“说傻话了,你才是当事人,更是咱们嫡亲的亲人,不管你是怎么选择,嫂子和你大哥,都是支持你的。”

许是换到了外人,现在栾宜玥就有些理解了,当初她老娘一脸苦愁的心情了。

她现在也是,想到小姑子若是离婚,现在腹中还怀着孩子,而小姑子这两天可是宝贝着她的孕腹,想来她对于这个孩子亦是非常期待的——

这说明,濮阳柔想要离婚,其实一直想要针对的,只是除她丈夫靳志承外的,所有婆家人!

看到嫂子鼓励的眼神,濮阳柔深吸了一口气,小声的说了一声:“爸、妈,大哥、嫂子,其实事情就是,我前段时间发现,这…牛贱妹,应该不是志承亲妈!”

“怎么说?”周云月的反应最大,她原本想要坐下来的身体,立马又站了起来,干脆来到女儿身边坐下。

栾宜玥也很意外。

倒是濮阳渠这下子就拧起了眉头来——想了想这牛贱妹对小柔的态度,再对比了长子和幼子的态度,大约有些明了,为什么牛贱妹这般能作了!

“前段时间,我不是要去办个‘准生证’嘛,便跟牛贱妹要了家里的户口本,谁知道正好在户籍办遇上了同事,她见我要办证,便拉了我去找她的表姐。”

说到这里,濮阳柔摊开手,无奈的接着道:

“然后,我那同事的表姐可能是看我是熟人,将户口本原先的记录调出来指给我看——就是牛贱妹在志承上高中前,居然特意去户籍办改了两个字眼。”

说到这个,濮阳柔心里也是心绪不太好,顿了一下。

周云月看到女儿说着说着顿住了,手掌微用力地拍在她大腿上,恼道:“嘿、你这孩子,还带刷家人?改了什么字眼,你倒是快说啊!”

“是将‘再婚’改成‘已婚’?”栾宜玥立马接口反问小姑子。

濮阳柔没有想到嫂子反应这么快,她愣愣的还没有从老妈的急性子上回神呢,听到嫂子这无缝的接话连连点头,接着说道:“对,就是将再婚改成了已婚。我怀疑,志承他自己不知道这件事。”

若是靳志承真的知道自己不是牛贱妹的亲生儿子,不可能对牛贱妹这么‘顺摊’,而且还对两个弟妹能帮就帮的……

最重要的是,牛贱妹平时里,真的好偏心!

南方地界,家长一般要么偏心长子,要么偏心幼子,就没有听说过偏心女儿的!

而在靳家,就连那早嫁的小姑子,都比靳志承有地位!

这一点,让濮阳柔很奇怪,而这种奇怪,在得知牛贱妹是‘再婚’之后,就可以解释的通了——

“嗯,这件事,先让你大哥找熟人问一下,查探真实情形。”濮阳江当机立断的指令着濮阳渠。

“好,我吃完早饭就上镇上,打探一下消息。”顺便他要去看看小舅子,到了这个时间,那女生的父母,应该回到幸福镇了吧?

“谢谢大哥~”濮阳柔当即上道的笑了句,将心里压了好久的秘密说了出来,她觉得整个人轻松了。

周云月见老伴和儿子交流完了,对着女儿和儿媳说道:“这么一说,现在我也觉得,志承和那两个小的,没有什么相似的地方。”

“渠哥,我觉得打探时,要记得查探一下,那牛贱妹的两个孩子,是不是靳志承的亲兄弟呢!”

栾宜玥眼珠子一转,朝着身边的男人细声的叮咛。她总觉得,这牛贱妹要是后娶的,这后头的靳家姑子和叔子,亦未必是靳家人!

“对,还是儿媳想地细致。我记得小柔提过,志承和他那个大妹,按月份来看,好象也不足一年?”

一听到栾宜玥的声音,濮阳江朝着女儿询问,而后对周云月安抚的对视一眼,示意她莫慌。

若这是真相,那倒是他们夫妻失算了,他们完没有想过,这靳家不简单的是寡居和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