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似香蕉丝瓜视频的app

*** ..定时成18年了,真是尴尬得不行……

两人相互的瞪着对方,视线在空中碰撞,激起了一阵阵的火星电光,一股浓烈的火药味儿在两人身上升腾。

感觉要爆炸的样子啊……

“你们不会是想在这儿打一架吧!”

“哼,大变态,这里没你话的地儿。”

女孩儿对我的印象不可谓不恶劣,就因为一厢情愿的猜测我是尾随痴汉,就这么主观臆断的给我盖棺定论?这也太自以为是了吧。

“喂,少女,我你适可而止哈,我怎么就变态了,别以为你年纪我就不告你诽谤。”

“你谁是大变态呢,我弟弟会对你变态,”姐姐也立马的声援起自己的弟弟来,并且还不屑的瞟了一眼少女的胸部,“就你那点乳量,我弟弟会看得上?你未免也太自以为是了吧。”

完,她还不忘挺一下自己的胸脯,那一对大白兔也跳个不停,

“看清了吗,没我这型号,我弟弟看都懒得看的好不好。”

“你们……”

女孩儿被气的不出话来,而她旁边的妹妹也低着羞红的俏脸,一边拉着自己姐姐的衣袖,一边声的着,

白衣清纯美人手捧气球迷人写真

“姐姐,我们还是走吧。”

“你不帮我也就算了,怎么老是拆我的台呀,”

少女将头转向了自己的妹妹,气鼓鼓的瞪着她,本来她是想呵斥两句的,但一见自己妹妹可怜的模样,又有些舍不得了,便将她护在了身后。

她看着姐姐放在台子上的一摞游戏币,咬牙切齿的瞪着姐姐,

“你要抓娃娃对吧,行,我就和你比试抓娃娃,你要是赢了我,我给他道歉,并且以后见到你,我转身就走,”

着,她抬起手,指着我,然后缓慢的将指头偏向了姐姐,继续道,

“反之,要是你输了,就要给我道歉,并且以后看着我就绕道,敢不敢比。”

“比就比,谁怕谁呀!”

姐姐都不带考虑的,便一答应了。

对于这样的赌局,我有些哭笑不得,因为最终的获益方,不过是这灵灵电玩城而已。

很快,双胞胎姐妹便又去换来了二十枚游戏币,然后她们决定通过猜正反面来确定先后。

本来最初是想让那位娴静的少女来抛硬币的,但她似乎很不愿意,于是,这个任务便落在了我的身上。

我将硬币上抛,然后接入了掌心。

姐姐将手环在腰间,一脸得意的看着对面的女孩儿,

“你先猜,免得等一下我和弟弟联合起来欺负你们。”

“哼!”少女嗤笑着一哼,“正面……不,反面……正面,不不不,我要反面……还是正面吧……”

“你到底要哪面?”姐姐有些不耐烦了。

“我都不急,你急什么,”她没好气的白了姐姐一眼,“就正面了,确定了。”

我张开了手掌,

“正面。”

她猜对了,于是便一脸傲然的看着姐姐,仿佛打了个大胜仗的将军一样得意。

姐姐不屑的撇了撇嘴儿,

“你先又怎样,我就不信你能抓得起来。”

“你就得意吧,等会有你哭的时候。”

“那你起码要再喝十年的木瓜汤,”姐姐表情得意,她双手轻轻地托了一下自己的胸部,“不过那时候我的尺寸估计已经达到了让你难以企及的程度。”

对于姐姐这个大胆的动作,我吓了一跳,赶紧看了看四周,发现除了不远处那对沉浸在恋爱世界中,对外界情况毫无所觉的情侣外,再无他人,便悄悄的松了气。

扯了一下他的手臂,瞪了她一眼,警告她以后不准这样了。

姐姐嘻嘻一笑,回了个get到的眼神,意思是保证以后不再这样了。

没错,我们就是这样的默契,很多时候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就足以让对方明白自己的想法。

比较含蓄的双胞胎妹妹被姐姐的这个动作弄得俏脸通红,而和姐姐要比试的女孩儿也是一脸的怒容,不过她脸红是因为生气还是害羞,就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女孩儿红着一张俏脸,咬牙切齿的投入了一枚游戏币,深深的吸了气后,便开始操控起娃娃机来。

她紧紧的抿着嘴唇,表情严肃而认真,一改她之前咋咋呼呼的模样,显然,她对于这次的赌局,是十分看中的。

然而,性格是烙印在骨子里的。

在她险之又险的抓起了一个娃娃之后,便因为在操作时过于急迫,导致了第一次的失败。

“嗷!”她懊恼的一拍操作台,生气的瞪了姐姐一眼,仿佛她的失败是因为姐姐而导致的。

“哼哼!”姐姐得意的发出了招牌式的哼笑,一副成竹在胸的走了上去,“麻烦让开啦!”

女孩不情愿的挪开了脚步,

“我就不信你能够抓得起来。”

“哼哼,走着瞧就是了。”姐姐仰着脑,将雪白无瑕的下巴对着女孩,一脸的藐视。

在将脾气急躁的少女气得咬牙切齿后,她才慢条斯理的转过身来,又慢吞吞的投入了一个游戏币。

细碎的嗡嗡声从娃娃机里传出,我看着姐姐将机械臂对准了一个型号比较大的长江七号时,便在心中无奈的道:姐啊,难道从来没人对你过,对自己能力的过高估计,最终都会导致失败吗。

机械臂缓缓的落了下去,轻轻地钳住了那只外星狗的头部,然后慢慢的往上提。

跟我预料的差不多,狗轻轻地动了一下,便随着机械爪缓慢的抬了起来,可惜,就在它即将脱离箱底,悬空而起的时候,被它头顶上的橡胶吸盘给拉住了,然后……姐姐的第一次尝试也以失败告终。

“可恶!”

姐姐也一如之前女孩那般,愤怒的一拍机器,不过她拍得很轻,她从就怕疼,就连感冒了都哭喊着只吃药不打针,所以,直到现在,姐姐长这么大都还从来没有输过液打过针。

“哈哈哈”旁边的女孩发出了魔性的大笑,仿佛姐姐的失败就是她最大的胜利一般。

“哼哼,该你了。”

姐姐意兴阑珊的瞥了女孩一眼,便眼睑半垂的张开双臂,扑进了我的怀中寻找温暖来了。

女孩抿着舌头舔着嘴角,再次投入了认真而严肃的抓娃娃比赛中去。

我看着她神贯注的模样,总感觉有些喜剧。

当然了,最后的结果并没有什么改变,她依旧失败了。

然后又是姐姐,姐姐和这个女孩的性格差不太多,都是属于比较闹腾的那种,她们想要玩这种极考验耐心与操作的游戏,显然难度不。

两人你来我往的相互讽刺着,直到她们每人手中还剩下一枚游戏币的时候,她们依旧两手空空,一无所获。

“该你了。”

姐姐看着女孩,表情有些气急败坏,她还剩下一枚游戏币,她可不想最后结果以平局告终。

女孩并没有急着走上去投币,而是将手里的币抛了一下后,转身塞进了自己妹妹的手中,

“妹妹,你去吧,一定要成功,姐姐的这张脸就靠你来保了。”

她显然对自己已经失去了信心,知道自己是绝对不可能成功的了,所以她选择了请外援……或者,也不算是外援。

“这……不太好吧!”

作为妹妹的文静女孩有些迟疑,她询问性的看了我和姐姐一眼,总觉得这是自己姐姐和对面那个女孩的比赛,自己就这么插入进去,有些坏规矩。

“有什么不太好的,我们是双胞胎,据还是同卵双胞胎,我们本来就是一体的,你就是我,我就是你,去吧。”

女孩气势十足的拍了拍自己妹妹的肩膀,将她往着娃娃机前推了一下。***